服务热线:13491570413

站内公告:

“简书记,我想要郑重重申下,我之前对苏沐提出的质疑,并没有掺杂任何私心杂念,纯粹本着对两大集团负责的态度,对咱们省负责态度才会问的。至于说到苏沐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迟到的,我之前也不知道。再说即便我现在知道是因为他在救人,我对他的行为是肯定,但对他的做法却是不认可的。因为他完全可以指挥救人,不必亲自动手,即便亲自救人的话,都应该考虑这边的重要会议,安排人将投资意向书赶紧过来,这样也不会让今天的座谈会变成这样吧?咱们原本是能签订投资意向书的。”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脸色铁青着道。
咏史诗

当前位置:咏史诗

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第3310章众矢之的

时间:2021-09-16 

“简书记,我想要郑重重申下,我之前对苏沐提出的质疑,并没有掺杂任何私心杂念,纯粹本着对两大集团负责的态度,对咱们省负责态度才会问的。至于说到苏沐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迟到的,我之前也不知道。再说即便我现在知道是因为他在救人,我对他的行为是肯定,但对他的做法却是不认可的。因为他完全可以指挥救人,不必亲自动手,即便亲自救人的话,都应该考虑这边的重要会议,安排人将投资意向书赶紧过来,这样也不会让今天的座谈会变成这样吧?咱们原本是能签订投资意向书的。”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脸色铁青着道。

被简承诺这样公然质问,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的心情又怎么能好起来?

好啊,简承诺你这是公然不给我颜面,我也就不会理会你什么。大家都是一个班子里面的,你哪怕是班长都不能这样劈头盖脸的对我进行指责吧?你凭什么这样做?

简承诺冷笑着扬起嘴角。

“你的意思是说,苏沐当时应该停止救人,而是先将投资意向书送过来是吧?你难道没有看到吗?他当时是一个人在现场救人,再说他能想到这么多吗,他有时间吗?当时的分分秒秒都是珍贵的,货车在爆炸,加油站近在咫尺,任何一个疏忽都有可能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同≮↖,∧.志,我想要问下,难道说在你的眼中,招商引资已经比人命还要重要吗?”

“我没有那样说。”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摇头道,这话杀伤力太大,当然不能硬接。

“你没有那样说,但你的态度就是如此。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同志,我想你真的应该反思下你今天的做法。在座的都不是傻子,谁不知道谁。你要是耍弄这些文字上的把戏。有意思吗?”就在这时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突然开口,公然支持简承诺。

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听到这话,心里不由一阵咯噔。

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这是什么意思?要知道在省委常委中,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从来都是自成一派的,平常开会都是保持中立的,怎么现在会主动声援简承诺?要知道即便是力挺简承诺的。貌似怎么轮都轮不到他冲锋吧,在座的团系大将有的是,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这是想要干什么?

不管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想要做什么,我都不能坐以待毙。

“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同志,我想你误会了,我根本没有那样想,也请你不要胡乱猜测。”

“我这不是胡乱猜测,在座的只要稍微琢磨下就都能琢磨出来。今天这个座谈会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能召开的,你难道不清楚吗?清楚却仍然做出那种举动来。后果是什么样的,你能想象不到?暂且不说这个,就说你针对苏沐同志的行为,我就认为实在是滑稽的可笑。难道说苏沐在那种危险情况中,都还要想着招商引资才行吗?那可是一条条鲜活人命,随时随地都会死掉,换做是谁都不会无动于衷吧?”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毫不客气的反驳着,同时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简书记。柳省长,各位。我想请个假赶紧去现场。那边的加油站到底会不会生爆炸,后续善后工作,伤员情况,这些都是紫州市要赶紧处理的事,我实在放心不下,想先过去。”

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可是紫州市的市委书记。这话由他嘴里说出来,没有谁能反对。

“去吧,抓紧处理好善后问题,还有,一定要将事故原因仔细调查清楚。”简承诺严肃道。

“是。”

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起身离开。

“简书记。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同志在这次座谈会上的举动是有很多不周到的地方,这事是必须要严肃处理的。但我想这个咱们稍后能再说,当务之急是要将目光放到那起爆炸事故上,要确保没有任何人死亡。还有就是救人的苏沐同志,我们必须要确保他的身体情况良好。他的这番举动肯定已经传遍全场,要是说他再受重伤的话,这对咱们吴越省的形象没有好处。另外就是亚帝集团和盛世腾龙既然已经前往医院,我想咱们也应该过去探望苏沐。”柳白鹿扫过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漠然道。

他这样做并非是想要为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开脱,而是真的老成持家之言。

因为柳白鹿的话,给了简承诺个台阶下,他当然不会在这里对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真的宣战。即便非要那样做,也要等到事后。怎么说简承诺都是省委书记,依着他的身份,他要做的就是维护班子稳定,任何有损稳定的举动都是要排斥在外的。笔趣>文学>wWW.biquWx.coM

“柳省长提的意见不错,我们应该先去探望英雄,其他事回头再议,散会。”简承诺冷然起身举步走出房间。

柳白鹿他们紧随其后离开。

在省委常委们纷纷离开房间,这里只剩下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的时候,林御从外面走进来,面带嘲讽冷笑的站好,“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我以前尊重你是常务副省长,所以说很多事情都懒得和你掰扯,但今天你的举动实在是让我难以容忍。我必须要和你说清楚,我要是不说出来的话,我这心里面总是感觉会沉闷的很。你不必用那种惊愕的眼神看着我,我既然敢站在这里和你这样说话,就是会负责的。没错,你是常务副省长,你是省委常委,但那又怎么样?这就意味着你做起事情来能随心所欲?能不尊重别人吗?

之前的林秋平,刚才的省委常委会上,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讨论的,但我想说的是,他就是你派出来的一条狗,一条随时都会咬人的狗。要不是你在后面牵着狗绳的话,他敢那样做吗?当着所有省委常委的面公然质问苏沐为什么会迟到,他好大的胆子,你好大的野心。林秋平心中有怨气,这个我可以理解,毕竟当初在华盛顿他是被踢回来的。但这是他咎由自取,是他活该那样。因为心中有怨气,就想要破坏掉今天的座谈会,此举此心都当诛。”

“林御,你在胡说什么?你敢这样说我?”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愣神的盯着林御,听完他的话后勃然大怒。

“你没必要动怒,你越是动怒说明我说出来的话越对,是戳准你的脉搏了。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你明明知道这次招商引资是我主持的,是我前往华盛顿将四大集团给吸引进来的,你却非要搞出来这种动静,如此分明是想要让我失败。你都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我又为什么不能和你理论理论。大家都是副省部级干部,你又不比我强到哪里去。我今天要是不将心中的恶气宣泄出来,我念头都不会通达。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你和苏沐之间的恩怨那是你们的事情,你想要如何解决我也不管,但请你记住,不要再有任何动摇招商引资的想法和举动。你如今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要是说再加上我西北林家的仇视,你真的认为还能坐稳屁股下面的位置?到那时候,恐怕都不用我们动手,你背后的人都会将你直接拿下来。一个树立不起来任何政绩,只知道胡乱捣蛋树敌的人,你以为有谁会喜欢?”林御将心中的话全都说出来后,情绪变的安静下来,他转身就从这里离开,就在他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看到的是面目狰狞的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

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心中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林御敢以这种姿态和他说话,他当然愤怒,神色当然会狰狞。只是他怎么都没意识到,原本应该离开的林御,会冷不丁的转身,这下让他的面目神情都没办法恢复过来,只能继续保持狰狞。

林御不屑的冷笑,无视掉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的狰狞。

“你啊,好自为之吧。”

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抓狂了。

从早上过来时他就不好的心情现在终于全都爆出来,他猛然将桌面上的文件扒拉在地,脸上的狰狞变的多出一种愤怒。随手就抓起来旁边的水杯,狠狠的砸在墙上,落地后化为满地碎渣,一如他此刻的心情。

简承诺公然呵斥我也就算了,谁让他是省委书记,人家有这样的资格,你林御凭什么这样做?

你林御不过就是一个副省长,你都不是省委常委,你怎么就敢这么嚣张跋扈?林御你是不是认为我没有办法收拾你,你是不是认为背后有柳白鹿撑腰,就能为所欲为?你要这么想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的。

还有你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惊,你现在也和我做对是吧?我也和你没完没了。

苏沐,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会沦为众矢之的。你不是抢救人吗?你不是被爆炸冲击波命中吗?你最好能死掉,只要你死了,我哪怕承受这样的委屈和羞辱,我也认了,你死吧,你赶紧给我去死吧。

走出房间的林御,耳边回响着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的愤怒咆哮省,回想着他砸东西的宣泄声,嘴角不由扬起一抹神秘弧度。

真的当林御是纯粹想要羞辱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的吗?当然不是。

做官做到林御这个地位,他想要进步的话只能是让人腾地方,而他瞄准的当然就是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屁股下面的常务副省长,也只有这个位置是最适合他的。只要能得到这个官位,哪怕是动用点小手段也在所不惜。所以他才会找上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才会说出那些话,为的就是刺激到霍大佬怀里的小姑娘很凶,让他做出来不计后果,更加疯狂的举动来。

不怕你动,怕的是不动,只要你动,我就有机会上位。

...


首页 | 边塞诗 | 送别诗 | 叙事诗 | 怀古诗 | 抒情诗 | 咏史诗 | 悼亡诗 | 咏物诗 | 山水田园诗 |

13491570413

友情链接:

地址:电话:13491570413邮箱:PSJMFG@www.xianziyiren.com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